• 三晋史话:班婕妤与《团扇歌》 2020-01-11
  • 犬伤人,有人伤人厉害吗 2020-01-11
  • 中国这次强硬反击,传递了四个意味深长的信号! 2019-12-23
  • 这个帖子,本人已经驳斥多次了。共产主义不是不能实行按劳分配,而是不需要实行按劳分配。共产主义时代,产品极大丰富,所以实行按劳分配是多余的,好比脱裤子放屁!... 2019-12-22
  • 央视曝光“云南不合理低价游” 重庆涉事旅行社被罚30万元 2019-12-22
  • 春节我在岗:春运中的那抹绿 他们用坚守换您安全回家 2019-12-20
  • 人民日报开放谈:服务开放好处多 2019-12-20
  • 志愿者送来爱心物资 暖热孤残孩子们的心 2019-12-19
  • 端午小长假临近继续挖掘消费股机会 2019-12-18
  • 习近平为传统文化“代言” 2019-12-06
  • 台湾今年“水电双缺” 蔡当局必须面对真相 2019-12-05
  • 中国大城市流动人口的生存现状、br融入情况与治理对策研究 2019-12-05
  • 《人民日报》创刊70周年 各界人士送祝福 2019-11-25
  • 特朗普和金正恩先后抵达嘉佩乐酒店 会晤即将开始 2019-11-21
  • 提出表扬!这房子还挺遵守交通规则的 2019-11-21
  • 打陕西麻将技巧口诀 > 端公手札 > 第六十二章 酒肉和尚

    王者陕西麻将怎么老输:第六十二章 酒肉和尚

        “你!这是我们自家的事情!关你什么事?给不给娃娃做法事我们心里有数,轮不到你管!”中年妇女见杨广语气不善,也拉下脸来:“谁叫你乱带人来我家的?滚出去!”

        杨广瞥了她一眼:“行呀,不过我已经通知记者了,如果你要我们在外面做法事,我们马上就出去,不过明天报纸上会怎么写,哼哼,我就不清楚了!”

        先前站在一旁看热闹的几个亲戚一听有记者要来,急忙走上来拉着中年妇女:“算了,老二,人家小杨也是好心,你少说两句。小杨呀,这事情就麻烦你了,我们乡下人,什么都不懂?!?br />
        杨广哼了一声,转身对我苦笑:“小哥,你看什么时候可以开坛做法事?”

        我皱着眉头想了想:“我一个人不行,我得找个帮手?!?br />
        杨广见我脸色不对,正想开口问我,我却抢先对他说道:“这屋子里面好闷,我去外面透透气?!?br />
        见杨广反应过来,我带着他走出了房间。

        杨广一出来就给我递烟:“小哥,怎么了?有什么不对劲的吗?”

        “第一,我不喜欢这家人;第二,这几个小孩怨气很大,刚才在屋子里面我都看到了,不好办?!蔽页榱艘豢谘?,很严肃地对杨广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你说怨气很大?难道会出事?”杨广被我这话吓了一跳,急忙开口问我。

        我正想回答,路边突然传来一声佛号:“阿弥陀佛,正所谓死是苦,生又何尝不是苦?苦海无涯,这世间愚昧之人竟然将自尽当做解脱之法,可悲,可悲?!?br />
        我被吓了一跳,转头看去,发现路边蹲着一个小和尚,看起来二十来岁,剑眉,穿着一身脏兮兮的僧袍,一双大眼正看着我:“我说的可对?生前吃不饱,死后走不掉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哪里来的野和尚?胡说八道,快走开!”杨广听到和尚这话,脸色也变了,准备上去将他赶走。

        我拉住了杨广,对着他摇了摇头,自己走到和尚面前蹲下:“你怎么会知道这些?”

        “和尚我自幼修行,前些日子家师将我赶下山来,说让我在世间走一番,好让佛法更深一层?!焙蜕杏殖盼倚艘簧鸷?,开口对着我说:“今日路过贵地,本想化个斋饭果腹,却没想到,居然遇到这般丑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说人话,你怎么知道这家不对劲的?”我打断和尚那文绉绉的禅语,开口催促他。

        和尚仔细看了我一眼:“好吧,我小时候被师父捡到养大,从小跟在师父身边修行佛法,也学得佛教五眼六通,后来师父叫我下山修行,我路过这里,看到这里怨气冲天,就留下来瞧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既然你也懂,我问你,这种事情你们佛教怎么处理?”

        “简单,超度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废话,要是简简单单超度了,我还用问你?”

        “你想怎么做?”

        我仔细看了看和尚,咧起嘴角笑了起来:“很简单,你帮我,我帮你?!?br />
        和尚也意味深长的笑了笑:“好说好说,我超度,其他你做,还有,管饭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说,馒头花卷管够?!奔热挥腥税镂页?,我就只用安心对付几个小鬼就行。

        和尚摇了摇头,伸出手指在我眼前晃了晃:“我不吃馒头?!?br />
        我翘起眉头看着他:“那你吃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天上飞的、地下跑的、水里游的,能吃的我都吃,如果还有二两水酒,那就是最好了?!焙蜕行ξ目醋盼?。

        “你说你这做和尚的,怎么能犯戒?你们佛家不是不吃肉、不喝酒吗?”听到和尚这话,我又一次对他身份产生了怀疑,不会是个骗子吧?

        “我还听说你们道士也不吃肉喝酒,对不?”我真是服了这个和尚了,本来是我给他问话,这下倒好,又变成他质问我了。

        我没好气的说:“谁给你说的不准吃肉喝酒?我们道教分正一全真,全真不能结婚、吃荤;但是正一不同,我们结婚、吃荤都可以,属于火居道士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又是谁给你说佛门不准吃肉喝酒?我佛家分大乘小乘,小乘修心修身,戒荤戒躁;大乘一切随性,正所谓酒肉穿肠过,佛祖心中坐,你没听过?”和尚的话就跟那机关枪似得,突突突地向我扫来,一下将我打个措手不及。

        “小哥,好了没?这事情怎么办?”我还想反驳和尚,身后传来杨广的催促声,我头也没回地喊着:“好了,没问题了!”

        我站起身来对着和尚说了一句:“走吧,要吃饭,跟我来吧,对了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      小和尚也跟着我站了起来,听到我问他,开口回答我:“小僧法号释行,不知道长何名何姓?”

        “圆化?!蔽胰酉乱痪浠?,走到杨广面前对他说:“行了,刚才这路边的是我一个朋友,他擅长超度,至于我前面给你说的,我来处理,不过今天晚上你要找个理由将他们家亲戚全部支开,不然我不好操作?!?br />
        杨广听到我这话,朝我身后看了看,对着小和尚笑了一下后答复我:“这事没问题,我一会就叫他们全部回去?!?br />
    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带着释行和杨广回到了屋子,开始摆弄起东西来。

        “这小道长,为什么你们道教做法事,还要请和尚来?这不符合常理吧?”见我带着一个脏兮兮的小和尚回来了,一群亲戚就炸了锅,这个说我肯定是骗钱的,那个说我肯定什么都不懂,其中一个老人坐不住了,在我摆弄东西的时候,走上来问我。

        我放下手中的三清铃,转头对老人解释:“我和这个大师好几年前就认识,只不过他出去云游,今天在路上遇到他,我才叫他来帮忙的?!?br />
        老人看了看正从背包里摸出佛具的释行,一脸警惕地看着我:“先说好,我们只会给一份钱?!?br />
        我咧嘴冷笑了一下:“我懂,你还有事没?没事不要打扰我们做事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怪不得这几个小家伙怨气这么大,人死了担心的都是钱,谁遇到这种亲戚不生气?

        我看了看还在棺材前站着的几个小孩,悄悄地走到释行身边,低声问他:“你准备好了没?这几个小东西怨气很重?!?br />
        释行头也没抬,继续在鼓捣着他的佛具:“我知道,一进来我就看到了,这么大的怨气,还真不好超度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你准备怎么办?”我追问道。

        释行将手伸到我面前,手中是一个很奇怪的铜器,两头宽中间窄,有点像梭子:“我准备用这个?!?br />
        我绕了饶头:“这是啥?”

        释行白了我一眼,没好气的说道:“没见识,这都不知道,这叫降魔杵,佛门降妖除魔的利器!妖魔鬼怪见了都会被吓死!”

        听到释行这话,我嗤笑了一下,心想你这什么降魔杵要是真的这么厉害,站在这里的几个小家伙怎么一点事情都没有?再说了,什么事情都让你抢光了,我做个屁呀?

        我对于释行这种朗朗吹牛X的行为感到十分不齿,这家伙真算是佛门败类了,喝酒吃肉不说,还满嘴的谎话。

        “谁说的出家人不打诳语?哼?!蔽业蜕畹?,释行正在拿木鱼,突然抬头看了我一眼,很有深意的笑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不会是被他听到了吧?一会他会不会打我?听说少林寺的和尚都很能打!我有点心虚,急忙对释行嘱咐道:“我肚子痛,你先忙,我去一下厕所?!?br />
        说完我转身跑出了屋子,找了个没人的拐角,靠在墙上抽烟。

        “你说那姓杨的,真把自己当我们家恩人了?居然敢跑来对我们指手画脚,前面要不是你们拦着,老娘我打不死他!”

        “就是就是!还有他找来的那个什么道士,一看就没什么本事!毛都没长齐呢就出来骗人,还有那个脏兮兮的小和尚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!”

        听到有人来了,我急忙将手中的烟丢掉,该死,是前面和杨广吵架的那什么二嫂,不行,我要避一避。

        我扫了一眼四周,发现墙角边有颗大树,我急忙跑到树后面躲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看着那二嫂和另外一个中年妇女向我走来,我大气都不敢出一下,幸亏她们走到墙边就停了下来,不然看到我这个样子,到时候就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        不对呀?我为什么要怕她们?有病吧我?我突然想起来,我没必要躲着她们,但是现在后悔已近晚了,我要是现在出去,是个人都会觉得我有问题,说真的,我现在都觉得自己像个小偷。

        “哼,他杨广认得什么厉害的先生?还不是不懂这些,让小毛孩骗了,放心,我已经联系了村子里面最好的道士,人家明天一早就来,到时候我们再赶走这两个小瘪三就行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二嫂就是厉害!村里的道士都能请过来,不过这钱怎么办?我听说请这些道士做法事,收费不低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放心,他信杨的不是喜欢多管闲事吗?到时候叫他给就行,我和道士说好了,到时候钱分我一份,我再分你一份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二嫂,我怕他不会这么轻易的就给钱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知道,我明天会想个办法赶走那两个要饭的,到时候他不给不行!”

      http://www.qgouj.tw/duangongshouzha/12599753.html

   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打陕西麻将技巧口诀 www.qgouj.tw。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qgouj.tw
  • 三晋史话:班婕妤与《团扇歌》 2020-01-11
  • 犬伤人,有人伤人厉害吗 2020-01-11
  • 中国这次强硬反击,传递了四个意味深长的信号! 2019-12-23
  • 这个帖子,本人已经驳斥多次了。共产主义不是不能实行按劳分配,而是不需要实行按劳分配。共产主义时代,产品极大丰富,所以实行按劳分配是多余的,好比脱裤子放屁!... 2019-12-22
  • 央视曝光“云南不合理低价游” 重庆涉事旅行社被罚30万元 2019-12-22
  • 春节我在岗:春运中的那抹绿 他们用坚守换您安全回家 2019-12-20
  • 人民日报开放谈:服务开放好处多 2019-12-20
  • 志愿者送来爱心物资 暖热孤残孩子们的心 2019-12-19
  • 端午小长假临近继续挖掘消费股机会 2019-12-18
  • 习近平为传统文化“代言” 2019-12-06
  • 台湾今年“水电双缺” 蔡当局必须面对真相 2019-12-05
  • 中国大城市流动人口的生存现状、br融入情况与治理对策研究 2019-12-05
  • 《人民日报》创刊70周年 各界人士送祝福 2019-11-25
  • 特朗普和金正恩先后抵达嘉佩乐酒店 会晤即将开始 2019-11-21
  • 提出表扬!这房子还挺遵守交通规则的 2019-11-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