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三晋史话:班婕妤与《团扇歌》 2020-01-11
  • 犬伤人,有人伤人厉害吗 2020-01-11
  • 中国这次强硬反击,传递了四个意味深长的信号! 2019-12-23
  • 这个帖子,本人已经驳斥多次了。共产主义不是不能实行按劳分配,而是不需要实行按劳分配。共产主义时代,产品极大丰富,所以实行按劳分配是多余的,好比脱裤子放屁!... 2019-12-22
  • 央视曝光“云南不合理低价游” 重庆涉事旅行社被罚30万元 2019-12-22
  • 春节我在岗:春运中的那抹绿 他们用坚守换您安全回家 2019-12-20
  • 人民日报开放谈:服务开放好处多 2019-12-20
  • 志愿者送来爱心物资 暖热孤残孩子们的心 2019-12-19
  • 端午小长假临近继续挖掘消费股机会 2019-12-18
  • 习近平为传统文化“代言” 2019-12-06
  • 台湾今年“水电双缺” 蔡当局必须面对真相 2019-12-05
  • 中国大城市流动人口的生存现状、br融入情况与治理对策研究 2019-12-05
  • 《人民日报》创刊70周年 各界人士送祝福 2019-11-25
  • 特朗普和金正恩先后抵达嘉佩乐酒店 会晤即将开始 2019-11-21
  • 提出表扬!这房子还挺遵守交通规则的 2019-11-21
  • 打陕西麻将技巧口诀 > 端公手札 > 第七十一章 嫁衣女鬼

    免费陕西麻将游戏:第七十一章 嫁衣女鬼

        见天色渐渐的暗淡下来,我们三人越来越感到一种莫名的?;谙蛭颐强拷?,但是这种明明感觉它在向你靠近,却又不出现在你的前面的感觉让人十分不舒服。

        我坐在石凳上,懒洋洋地看着莫双:“几点了?”

        莫双抬手看了看表,一脸紧张地对我问道:“现在是八点二十,你说那个恶魔什么时候来呀?”

        我摇了摇头,又点燃一根烟,叼着烟回答他:“第一:这不叫恶魔,叫厉鬼;第二:我也不清楚它什么时候心情好;第三:我想我可以开始做准备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释行正坐在地上闭目参禅,听到我这话,一下睁开眼睛,转过身子来问我:“什么准备?”

        我从桌子上拿起黄纸剪的小人:“诺,用它做准备?!?br />
        见释行和莫双都一头雾水,我咧了咧嘴,向他们解释道:“当初玩通灵游戏的人一共有四个,前三个已经死了,要是换做你是那厉鬼,你会找谁?”

        释行像个学生一样将手高高低举起:“我知道!如果我是那个厉鬼,我一定不会放过第四个人!”

        “正确!”我打了一个响指,对释行解释道:“正如你所说,厉鬼下一个目标就是第四个人,也就是我妹,所以我现在要用这个纸人将它引过来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怎么引?”莫双皱着眉头看着我,又扶了扶眼镜才开口:“下一个人并没有和我们在一起,这区区一个纸人,你就能把它引过来?”

        “不不不,如果光有纸人,那当然不行?!蔽疑斐鍪种冈谀媲盎瘟嘶危骸暗俏腋颐靡怂耐贩?,再配上八字和性命,加上我开坛做法,就能给厉鬼一种目标在我们这边的错觉,自然就可以将它引过来?!?br />
        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去,因为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出现,我担心在我们聊天打屁的时间它就找上了老妹,老妹又没有什么防身的招数,小鸡也不知道斗得过这家伙不,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后果不堪设想!

        我将手里的烟狠狠地弹了出去,一下站起身子来:“时间差不多了,我先做法?!?br />
        说完我抓起桌子上面的香,选了五根点燃插在米饭里面,随后我一口咬破左手中指,将血点在小人上面,跟着手掐剑指,指着桌上的小人,嘴里念叨:“荡荡游魂何处留存,虚惊异怪坟墓山林。今请山神五道路将军,当方土地家宅灶君。查落真魂,收回附体,筑起精神。天门开、地门开,千里童子送魂来?;鸺狈钚?,急叫急灵!”

        只见一股淡淡的黄气从我手指涌出,将桌上的小纸人包裹住,小纸人“咻”的一下立了起来,见到这个样子,我松了一口气,转身对释行摆出一个“V”字型的手势:“OK,搞定!”

        做完这一切,我从口袋里摸出创可贴将手贴上,摸了摸胸前的符,又将一旁被布袋包裹住的铁枪取出,大马金刀的坐在石凳上,现在万事俱备,就等那家伙自投罗网了!

        坐了大概二十来分钟,我首先坐不住了,站起来踢了踢脚,扭了扭头,心里有些没底,开口对释行问道:“你说那家伙不会不来了吧?”

        释行摇了摇头:“我也不清楚,现在天色已经完全黑掉,按道理来说,这家伙应该很快就会出现,你再等等?”

        听到释行这话,我只好嗯了一声,又一次坐到了石凳上。

        刚坐下,周围就刮起一阵阴风,将桌上的蜡烛吹的若隐若现,我猛地一下站了起来,双手死死地握着铁枪,不停地往四周看去:“来了!”

        释行和莫双听到我这话,也一起站了起来,很警惕地看着四周,却没有发现任何的鬼影。

        “我说你别开玩笑了,影子都看不到一个,哪里来了?”释行很不满地向我抱怨道。

        我正想开口反驳他,突然一股寒意从背后逼了过来,我急忙转身,却发现四转空荡荡的,只有树木被风吹过发出的“沙沙”声。

        突然四周传出一种像是收音机发出的声音,我立着耳朵仔细听了听,好像是一个少女带有哭腔的声音:“妈妈看看我的我的红嫁衣,不要让我太早太早死去,妈妈看看我的我的红嫁衣,不要让我太早太早死去,啊~”

        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,歌声在这空挡的山林之中显得特别的恐怖,好像一个积累了几千年怨恨的厉鬼在向你述说着什么吓人的故事!

        我双手越抓越紧,冷汗一滴一滴地从额头躺下:“该死!怎么看不到鬼?释行,你听到这歌声没有?知道什么歌不?”

        我转过身子,发现释行也是一脸的惨白,他摇了摇头:“听到了,但是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歌!”

        “我知道?!币慌缘哪丝?,我向他看去,他也是一脸的惊恐:“这首歌叫嫁衣,据说是一首鬼歌!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鬼歌?”耳边不停地传来这收音机里的女声,我觉得自己的神经快要奔溃了,没话找话地问莫双:“什么意思?”

        莫双不动声色地向我靠近了一点,开口对我解释:“据说,嫁衣是根据一封遗书改编的。一个女大学生和她的男友十分相爱,就在她把自己的身体献出去的第二天,那个男人抛弃了她。于是,她穿着一身红嫁衣自杀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妈的,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歌曲!我强忍着发麻的头皮:“要不我们三个靠近一点?”

        话音刚落,那女声一下高涨起来,就像一个在疯狂嘶吼着的女人:“但愿你抚摩的女人正在腐烂,一夜春宵不是不是我的错。一夜春宵不是不是我的错!一夜春宵不是不是我的错!”

        我又打了一个抖,这歌也太渗人了吧,这尖叫声再配上附近的环境,完全给人一种“我在你身边”的感觉!

        “杨戬!”释行突然看着我的身后大喊,一双眼睛睁得极大,好像我身后有什么令人感到恐惧的东西!

        “一夜春宵不是不是我的错!”突然耳边传来这么一句话!背上的汗毛一下全部立了起来,我下意识的转过身去。

        “??!”我嘴里发出一声有些扭曲的喊叫声,面前这哪里是镜子鬼呀?这分明是从十八层地狱爬上来的凶神恶煞!

        我猛地往后一退,一下撞到了释行身上,释行一把托住我,我这才送了一口气,抬头看去,那女鬼还在面前站着,低着头,嘴里不知道念叨些什么。

        这女鬼一身的红衣,但是却十分的破烂,好像在棺材里埋了几十年腐烂掉的样子,腐烂掉的红衣服有些走光,但是我却没有那个心情去亵渎她,因为衣服下面的肉全部都是黑红色的,已经全部烂掉了!

        女鬼似乎是唱完了,慢慢地抬起头来,看到她那张脸,我忍不住干呕起来!

        这女鬼披头散发的,满脸的烂肉,却又布满了血丝,一双只有眼黑,没有眼白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我!

        我靠!老妹她们玩的什么游戏?怎么会招惹上这么恐怖的家伙?

        我摇了摇头,正想喊释行,眼角突然瞥见一道金光,身后传来释行的声音:“阿弥陀佛,施主既然已经离去,又何苦再回来?”

        面前的女鬼发出“嘻嘻嘻”的笑声,用着一种很尖锐又很空旷的声音回答释行:“和尚,不关你事,滚开!”

        释行从我身边走了上去,一边走,一边宣着佛号:“我佛慈悲,你既然要留在阳间害人,我就不能坐视不管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就先杀了你!”女鬼发出一声嘶吼,猛地向释行扑了上来,接着金光,释行一把将女鬼抱住,转头对我大喊:“快用你的符!我这样子坚持不了多久!”

        我应了一声,将手中的铁枪狠狠地插在了地上,从胸前的口袋里摸出一道马灵官符,一道护身符,将护身符扔给莫双:“你在这里等着!别上去送死!”

        说着我就欺身上前,几步跑到释行身边,高高地将符举起:“送你上西天!急!”一把将手中的符砸了下去,只见手中的符发出淡淡的黄光,砸到女鬼身上,一瞬间就变成了黑色的,而女鬼却一点事情都没有!

        见女鬼还在挣扎,我的心一下冷了下来,又从胸前抓出剩下三道马灵官,狠狠地砸了上去:“急急急!给我破!”

        这一次符有了些许作用,三道马灵官符砸上去,女鬼身上发出“嘶”的一声,开始惨叫起来!

        “该死,没符了!”我突然想起来,自己一共就写了四道马灵官符,剩下的全是护身符,我转头对着莫双喊道:“把我的枪拿过来!快!”

        莫双急忙从地上拔出我的铁枪,跑到我身边,我伸手一下抓住了铁枪:“该死的女鬼,小爷让你尝尝雷霆劈身的滋味!”

        我将枪提在面前,手掐雷祖诀,嘴念力雷咒,怒目吼道:“雷祖现身,大显威灵。来应符命,扫邪荡精!急!”

        话音刚落,面前的释行一下松开了女鬼,瘫倒在地上:“我,我不行了,接下来看你的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提起铁枪就向女鬼打去,女鬼没想到我这铁枪威力这么大,挨了铁枪一下,惨叫一声竟被打飞了出去!

        我将剩下的护身符都扔给释行:“你注意安全!”拖着铁枪就向女鬼追去!

        刚跑了几步我就发现不对劲,因为这女鬼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竟然消失不见了!

      http://www.qgouj.tw/duangongshouzha/12599762.html

   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打陕西麻将技巧口诀 www.qgouj.tw。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qgouj.tw
  • 三晋史话:班婕妤与《团扇歌》 2020-01-11
  • 犬伤人,有人伤人厉害吗 2020-01-11
  • 中国这次强硬反击,传递了四个意味深长的信号! 2019-12-23
  • 这个帖子,本人已经驳斥多次了。共产主义不是不能实行按劳分配,而是不需要实行按劳分配。共产主义时代,产品极大丰富,所以实行按劳分配是多余的,好比脱裤子放屁!... 2019-12-22
  • 央视曝光“云南不合理低价游” 重庆涉事旅行社被罚30万元 2019-12-22
  • 春节我在岗:春运中的那抹绿 他们用坚守换您安全回家 2019-12-20
  • 人民日报开放谈:服务开放好处多 2019-12-20
  • 志愿者送来爱心物资 暖热孤残孩子们的心 2019-12-19
  • 端午小长假临近继续挖掘消费股机会 2019-12-18
  • 习近平为传统文化“代言” 2019-12-06
  • 台湾今年“水电双缺” 蔡当局必须面对真相 2019-12-05
  • 中国大城市流动人口的生存现状、br融入情况与治理对策研究 2019-12-05
  • 《人民日报》创刊70周年 各界人士送祝福 2019-11-25
  • 特朗普和金正恩先后抵达嘉佩乐酒店 会晤即将开始 2019-11-21
  • 提出表扬!这房子还挺遵守交通规则的 2019-11-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