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三晋史话:班婕妤与《团扇歌》 2020-01-11
  • 犬伤人,有人伤人厉害吗 2020-01-11
  • 中国这次强硬反击,传递了四个意味深长的信号! 2019-12-23
  • 这个帖子,本人已经驳斥多次了。共产主义不是不能实行按劳分配,而是不需要实行按劳分配。共产主义时代,产品极大丰富,所以实行按劳分配是多余的,好比脱裤子放屁!... 2019-12-22
  • 央视曝光“云南不合理低价游” 重庆涉事旅行社被罚30万元 2019-12-22
  • 春节我在岗:春运中的那抹绿 他们用坚守换您安全回家 2019-12-20
  • 人民日报开放谈:服务开放好处多 2019-12-20
  • 志愿者送来爱心物资 暖热孤残孩子们的心 2019-12-19
  • 端午小长假临近继续挖掘消费股机会 2019-12-18
  • 习近平为传统文化“代言” 2019-12-06
  • 台湾今年“水电双缺” 蔡当局必须面对真相 2019-12-05
  • 中国大城市流动人口的生存现状、br融入情况与治理对策研究 2019-12-05
  • 《人民日报》创刊70周年 各界人士送祝福 2019-11-25
  • 特朗普和金正恩先后抵达嘉佩乐酒店 会晤即将开始 2019-11-21
  • 提出表扬!这房子还挺遵守交通规则的 2019-11-21
  • 打陕西麻将技巧口诀 > 端公手札 > 第七十五章 送鬼入地

    闲来陕西麻将下载安装下装:第七十五章 送鬼入地

        莫双一把抓住我的衣袖,死死地看着我:“你说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我说,你姐姐还有救?!蔽疑焓滞诹送诒亲?,轻轻一弹,笑着回答莫双。

        “真的?你真的有办法!”话音刚落,莫双扑通一下跪倒在我面前:“求求你,帮帮我姐姐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快起来,我没说不帮忙呀!”我急忙扶起莫双,对他解释道:“有是有办法,不过?!?br />
        莫双听到我这么说,一下急了:“不过什么?你倒是说呀!”

        我没有回答莫双,而是转过身子对女鬼问道:“你可知你在阳间害了这么多人命,下去也会受罚?”

        女鬼淡淡地回答我:“我知道?!?br />
        我的脸色突然变得很严肃:“那你还愿意下去?”

        一把拦住想要说话的莫双,我死死地盯着女鬼,这是一个选择,如果她害怕承担她犯下的罪孽,那么谁也救不了她,虽然听莫双说她是个可怜人,但天底下的可怜人多了去了,我能给的,只是一个选择,而不是救赎。

        “想好了吗?”半天不见女鬼说话,我才轻轻地开口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嗯,我想清楚了,我如果逃避了,那我一辈子内心都不会好过的?!迸硭档秸饫?,抬起头很坚定的看着我:“我选择下去赎罪!”

        很好,听到女鬼这个回答,我微微地笑了笑:“那好,马上送你下去,莫双,你陪着她说会话吧,一会下去了你就见不到她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说着我走到枪边将铁枪捡起,这时候,释行那小子鬼鬼祟祟的走到我的身边:“我说,你准备用什么方法送她下去?”

        我很神秘的笑了笑,贴着释行耳朵回答他:“送鬼入地!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送鬼入地?”释行皱着眉头瞪了我一眼,伸手擦了擦他耳朵上的口水:“这是什么招数?我怎么完全没有听说过?”

        “等等,你别靠过来!离我耳朵远点!”见我嘿嘿一笑,又要靠在释行耳朵上说话,释行一下跳了出去:“你站那里说就行,我能听到!”

        我无奈的摇了摇头,只好杵着枪对释行解释:使用人阵合一并将匕首深深插入地下,这一招叫送鬼入地。

        用清微派的理论讲,凡法者以至阳治至阴,皆有“入地”之力,大阴盛者,阳即衰灭,然大阳盛者,则置斯于地府,不得超生哉。

        意思就是说,如果以极大的阳气与极大的阴气对抗,都有把对方彻底制服的威力,如果阳气不敌阴,则施法者会死亡,而如若阴不敌阳的话,冤孽即被打入地府,在阎罗殿前听审受罚。

        “那你不是很危险?”释行听我这么解释,很紧张的看着我:“如果你敌不过她的话,你不就完蛋了吗?”

        我伸出手指在释行面前晃了晃:“不,我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?!?br />
        释行眯着眼睛看着我:“什么叫不做没有把握的事?”

        我嘿嘿一笑,伸手去裤袋里面摸烟,拿出烟盒却发现里面一根也没有了,我吧唧了一下嘴,很郁闷的对释行说道:“第一,那女鬼已经被我打残了,现在没有多少戾气和我作对;第二,女鬼既然是自愿的,我肯定会要求她停止抵抗;第三,就是因为这个阵法很危险,所以前面我才没有使用这个阵法要强行送她下去?!?br />
        说完这些,我不理还是一脸迷糊的释行,转身对着女鬼喊道:“差不多了,你过来,我送你下去?!?br />
        女鬼点了点头,跟着莫双一起走到我的面前,我伸出一根手指在女鬼眼前晃了晃:“记住,一会你千万不能反抗,如果你反抗,不止你下不去,我还会赔上一条性命,知道了吗?”

        女鬼很郑重的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了,谢谢你?!?br />
        我摆了摆手:“没事,你先站这里等一下?!彼底盼易テ鹛?,用枪头在地上画起阵法来。

        还好这地面是沙地,我用铁枪在上面写阵法不必用上太大的力气,我先围着女鬼画了一个圈,又把圈分成黑白两极,叫女鬼站到黑色一边,我又在四周沙地写上神仙名讳,左边三清讳,右边天罡、紫微、金光讳。

        做完这一切,我走到阵法中间的白色一边,将铁枪头朝下狠狠地刺进太极图的中间,左手掐着三清指,右手用剑指指着女鬼,嘴里低声念道:“逆吾者死,敢有冲当!刀插地府,由我真阳!急!”

        瞬间我感觉到身体里面有一股热气从我右手的剑指中喷了出去,待热气消散以后,我感觉自己浑身发冷,不免打了一个冷颤。

        我对面的女鬼被我的阳气所包裹,发出一声声闷哼,我见如此,急忙对着她大喊:“千万不要抵抗!不然我们两个都完蛋!”

    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我感觉身体里面的阳气越来越少,上下牙齿已经情不自禁的打起架来。

        “快一点!再快一点!我要坚持不住了!”我在心里疯狂的大吼,如果我阳气泄完之后这女鬼还没有下去,那么我也会死!

        正当我感觉自己意识越来越薄弱的时候,我突然看到女鬼所站地黑色太极图发生了变化!

        地面就像坍塌了一样,突然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大洞,女鬼没有反应过来,一下掉了下去!

        “姐!”一旁的莫双见到这个样子,一下扑了过来,谁知道等他跑到太极图时,地面又恢复了正常,莫双扑在地上面上疯狂地刨着沙子,嘴里不停地喊着:“姐?你去哪了?”

        我见女鬼已经被送到地下,松了一口气,整个人直接倒在地上,见莫双这个疯狂的样子,我有气无力的对他说道:“别喊了,你姐已经下去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释行跑过来抱着我,莫双听到我这么说,慢慢地停了下来,整个人跪在地上,呆呆地望着地面。

        “莫双?!鄙肀叩氖托型蝗豢?,我拉了拉他的衣服,对着他摇了摇头:“你现在不要打扰他了,让他静一会?!?br />
        我躺在地上呆呆地望着天空,此时乌云已经散去,月光散在地上,周围的一切都显得如此的安静,一点声音都没有,难道老天爷也为这苦命的女人在默哀着吗?或者是在无声的嘲笑我这该死的交易?

        “喂,释行?!蔽彝蝗豢诙允托兴档溃骸澳阒懒趼??”

        “六觉?”释行没想到我会这么问,他楞了一下:“我知道呀,说、闻、触、味、看、知,这就是六觉,每个人都有的东西,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如果,如果一个人失去了六觉会怎么样?”我犹豫了一下,对着释行问道。

        释行想了想,皱着眉头对我说道:“如果一个人失去了六觉,那就像一个行尸走肉一般,生不如死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如果只是失去知觉呢?”我继续追问道。

        释行抓了抓头:“据我所知,知觉也可以解释成感情,或者是痛苦,如果一个人失去了知觉,那么这个人就不会感受到痛苦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知觉也就是痛觉么?”我自己对着自己说道,突然我抓起地上的小石子,猛地朝自己左手砸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“啪!”我左手被石头砸破了皮,血慢慢地往外沁了出来,令我感觉绝望的是,我完全感受不到任何一丁点疼痛!

        “你干什么!”正抱着我的释行见我突然做出这种行为,一下吼了起来:“你疯了?自残?”

        望着手上的伤口,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,我现在失去了痛觉,如果再找杨戬帮忙,我会失去更多!怎么办?

        释行一耳光打在我的脸上: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“我?!蔽艺虢馐?,突然发现一直蹲在地上的莫双站了起来,我急忙改口:“回去再告诉你,先看看他怎么样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我在释行的搀扶之下慢慢地站了起来,两个人一步一步的走向莫双,当我走到他身后时,我清楚的听到莫双对着地上说了一声:“姐姐,你安息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我看着站了起来的莫双,轻轻地问道。

        莫双转过头来:“没事,谢谢你们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对了,前面你说的故事,只说到那女施主自杀了,那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学校?”一旁的释行突然开口问道。

        莫双点了点头:“是这样的,小时候家里都迷信,说自杀凶死的人不能埋在坟里,只能埋在乱葬岗,而大姐埋的那个地方,就是现在的这个学校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在机缘巧合之下,投入主的怀抱成为了一个修士,后来听说这里修建了学校,我就经常过来讲圣经,希望埋在地下的大姐能听到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你一开始为什么没有认出她来?”我歪了歪脑袋,皱着眉头对莫双问道。

        莫双轻轻地笑了笑:“一开始我的确没有认出来,大姐变化太大了,是后来她被你制服以后,我看到她的眼睛才认出来是她的?!?br />
        听到莫双这么解释,我点了点头,突然我一下睁大了眼睛:“那还有一个小鬼呢?你不是说一尸两命吗?难道还在这个学校?”

        “不,那女施主的孩子已经在地府?!蹦姑凰祷?,扶着我的释行就开口了:“按照莫双所说,女施主有了身孕没多久就自杀了,此时腹中的胎儿尚未成型,应该是已经下地府轮回转世去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原来如此,我松了一口气,现在我们三个都是强弓之末,如果真的跑出来一个小鬼,我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。

        “说实话,我听佩服你的,如果不是你帮我挡那几分钟,我估计我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了?!蔽叶宰拍α诵?,伸出手来:“之前对你说的话我收回,很高兴认识你?!?br />
        莫双楞了一下,见我伸出来手,才笑着和我握了握手:“那以后多联系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,以后多联系!”我刚说完这话,肚子就“咕咕咕”的叫了起来,莫双和释行一起哈哈大笑,莫双伸手扶了扶眼镜:“走,我请你们吃宵夜去!”

        “好,吃宵夜!”释行和我笑着答应了下来,三个人转身走向学校大门,临走的时候,我突然回头看了看操场,老妹已经没事了,接下来,我一定要加快速度去寻找剩下的三样东西。

        我不能让我像莫双一样,失去自己最珍贵的东西!

      http://www.qgouj.tw/duangongshouzha/12599766.html

   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打陕西麻将技巧口诀 www.qgouj.tw。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qgouj.tw
  • 三晋史话:班婕妤与《团扇歌》 2020-01-11
  • 犬伤人,有人伤人厉害吗 2020-01-11
  • 中国这次强硬反击,传递了四个意味深长的信号! 2019-12-23
  • 这个帖子,本人已经驳斥多次了。共产主义不是不能实行按劳分配,而是不需要实行按劳分配。共产主义时代,产品极大丰富,所以实行按劳分配是多余的,好比脱裤子放屁!... 2019-12-22
  • 央视曝光“云南不合理低价游” 重庆涉事旅行社被罚30万元 2019-12-22
  • 春节我在岗:春运中的那抹绿 他们用坚守换您安全回家 2019-12-20
  • 人民日报开放谈:服务开放好处多 2019-12-20
  • 志愿者送来爱心物资 暖热孤残孩子们的心 2019-12-19
  • 端午小长假临近继续挖掘消费股机会 2019-12-18
  • 习近平为传统文化“代言” 2019-12-06
  • 台湾今年“水电双缺” 蔡当局必须面对真相 2019-12-05
  • 中国大城市流动人口的生存现状、br融入情况与治理对策研究 2019-12-05
  • 《人民日报》创刊70周年 各界人士送祝福 2019-11-25
  • 特朗普和金正恩先后抵达嘉佩乐酒店 会晤即将开始 2019-11-21
  • 提出表扬!这房子还挺遵守交通规则的 2019-11-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