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三晋史话:班婕妤与《团扇歌》 2020-01-11
  • 犬伤人,有人伤人厉害吗 2020-01-11
  • 中国这次强硬反击,传递了四个意味深长的信号! 2019-12-23
  • 这个帖子,本人已经驳斥多次了。共产主义不是不能实行按劳分配,而是不需要实行按劳分配。共产主义时代,产品极大丰富,所以实行按劳分配是多余的,好比脱裤子放屁!... 2019-12-22
  • 央视曝光“云南不合理低价游” 重庆涉事旅行社被罚30万元 2019-12-22
  • 春节我在岗:春运中的那抹绿 他们用坚守换您安全回家 2019-12-20
  • 人民日报开放谈:服务开放好处多 2019-12-20
  • 志愿者送来爱心物资 暖热孤残孩子们的心 2019-12-19
  • 端午小长假临近继续挖掘消费股机会 2019-12-18
  • 习近平为传统文化“代言” 2019-12-06
  • 台湾今年“水电双缺” 蔡当局必须面对真相 2019-12-05
  • 中国大城市流动人口的生存现状、br融入情况与治理对策研究 2019-12-05
  • 《人民日报》创刊70周年 各界人士送祝福 2019-11-25
  • 特朗普和金正恩先后抵达嘉佩乐酒店 会晤即将开始 2019-11-21
  • 提出表扬!这房子还挺遵守交通规则的 2019-11-21
  • 打陕西麻将技巧口诀 > 端公手札 > 第七十九章 迁坟

    陕西麻将技术教学:第七十九章 迁坟

        吃完宵夜,我抓着牙签一边剔牙,一边对着莫双问道:“接下来你要去哪里?”

        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,这小白脸对着我淡淡地笑了一下,扶了扶自己的黑框眼镜:“我准备回到主的面前,每天为何姐做祈祷,希望她在另外一个世界能得到解脱?!?br />
        听到莫双这话,我犹豫了一下,没有告诉他,女鬼下去要受油炸刀劈之苦,不知道也有不知道的好处,至少这小白脸不会因为这事耿耿于怀,影响到他自己的生活。

        三人走到路边,将莫双送上了出租车,我对着他摆了摆手:“以后有空,我会常来找你聊天的?!?br />
        莫双听到我这话,轻轻地对着我微笑了一下: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下次你来找我的时候,一定要带上你说的那个小九尾!”

        我很肯定地点了点头,待莫双离去后,我才在心里默默地说道:“放心吧,我一定会把她带回来的?!?br />
        在一旁不吭声的释行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现在咱们去哪?”

        “回家呗?!蔽移沉耸托幸谎郏骸白罱虑樵嚼丛蕉?,我不止要收集剩下的东西,还要去找你师父问问我身体里面的这事,想想都头痛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时间不多了,最近我就不在家里待着了,我出去找找看能不能找到点关于这三样东西的消息?!毙〖戳丝词托校骸拔颐欠滞沸卸?,有消息了我会回来找你的?!?br />
        小鸡这话一下让我想起剩下的时间只有不到三个月,我朝着小鸡猛地点了点头:“你去吧,我也回去在网上查一查,看有最近有没有什么怪事发生?!?br />
        和小鸡告别之后,我带着释行飞快的赶回了家里,接下来的一个星期,我不分昼夜的混迹于各大灵异论坛,希望能得到任何一点关于那三样东西的蛛丝马迹。

        然而希望越大,失望也就越大,在论坛上大部分查到的都是鬼怪传说,甚至还有的帖子居然说自己老婆是个鬼,这让我一下想起了杨广,不知道他和小颖过得怎么样了。

        很多时候,我都在怀疑杨广这家伙和我是不是有心理感应,我这边才想到他,他那边电话就打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“喂?”

        “小哥,有事要拜托你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        “这个,我有个亲戚要迁坟,地都找好了,可是人家阴阳先生说这坟有古怪,要我们再找个帮忙看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什么古怪?”

        “这个,电话里面不方便说,我们见面详谈吧?!?br />
        哟,这家伙还给我玩神秘,迁坟能有什么古怪的?大不了就是尸体出了问题,要尸变了呗。

        尸变!我一下想起来,剩下的三样东西里面,恰好有一样就是尸王爪呀!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但是有希望总比我在网上乱逛好吧!

        “在哪里见面?”我对着电话追问道,杨广那头安静了一下:“我们就在上岛咖啡哪里见吧?!?br />
        既然已经和杨广约定好见面的地点,我带着释行急忙跑出屋子去打车!

        因为我家这个三线城市里面能喝咖啡的地方本来就不多,在加上是上岛的,我们这小城市里面也就只有一家,对着出租车师傅说出地名以后,我开始坐立不安起来。

        如果那边真的是诈尸还好,如果不是诈尸怎么办?我还有时间去浪费吗?不过如果我拒绝了这次生意,我会不会就错过这一次对我来说很重要的机会?

        带着忐忑不安的心理,我们来到杨广所说的那家上岛咖啡,因为这个时间没有几个人会出现在咖啡厅,所以一进门我就很轻松的找到杨广的身影。

        我带着释行走到他的身边:“杨广?”

        杨广正皱着眉头想事情,听到我的声音,一下抬起头来:“你来了?快坐下,要喝点什么?”

        我对着杨广摇了摇头,对于咖啡这东西我一直都不怎么感冒,在我的印象中,喝咖啡的都是白领小资,与我和身边的光头完全搭不上边。

        杨广又对着释行问了问,释行很憨厚地抓了抓头:“我不喝咖啡,有茶水吗?”

        对于这个呆子,我真的是被他打败了!这是什么地方?是小资们调情的地方!你以为是街边的茶馆呀?是不是还要给你找两个人来说说评书?

        我对着杨广谄笑了一下:“那啥,我这哥们没见过世面,你别理他?!?br />
        杨广摇了摇头:“没事,服务员,麻烦你给我这位朋友上一杯铁观音?!彼低暄罟阌肿房醋盼遥骸罢獯蔚氖虑檎娴囊榉衬懔??!?br />
        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,释行抱着茶水喝的开心,而我只是一杯又一杯地喝着白开水,杨广则一脸正经的给我说出了他亲戚家的怪事。

        “我给你说呀,我家太公坟有些不对劲!”杨广神秘兮兮地看着我,将他自己的声音又压低了几分:“听看风水的那个阴阳先生说,我太公肉身几百年都不腐烂,八成是成神仙老爷了!”

        什么?几百年不腐烂?这还了得?我掏出烟来,正准备点上一根,杨广却对着我摆了摆手,示意我这里不能抽烟。

        我悻悻地将烟盒收了回去,皱了皱眉毛对着杨广问道:“你那太公的子女是不是多是非,命不长?”

        杨广猛地点了点头,悄悄地对着我说道:“是呀!我那一家的亲戚身体都不好,平时或多或少的会有人惹上官司!不过也奇怪,那老大却混的风生水起,现在更是做了一个公司的老板!”

        “哦?”听到这话,我翘了翘眉头:“还有这种事情?不该呀!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不该?”杨广很紧张地看着我:“是不是出什么不好的事情了?”

        我抿了抿嘴:“这事一时半会和你说不清楚,你太公埋在哪里?我们什么时候过去?”

        杨广听到我这么说,也不好继续追问下去:“我太公现在坟在燕子口,如果你方便的话,我想我们明天就过去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燕子口?”一直在喝茶的释行突然开口对杨广问道:“我们这里的燕子口?”

        见杨广点了点头,释行整个人一下兴奋了起来: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我们明天就去帮忙!”

        这该死的秃子怎么自作主张的就答应下来了?好歹我是今天的主角!居然被这秃子一下将台词抢走。

        杨广听到释行这么说,笑呵呵地说道:“行,那我明天早上七点来接你们!”

        “好,那我们就先回去准备了,明天早上见?!笔托卸宰叛罟闼党稣饩浠?,一把就将我拉着走出了咖啡厅。

        坐在出租车上,我不满地对释行抗议着;“你怎么一下就给他答应了?具体情况我们都没了解,如果那边等着我们的是一个狠角色,我们不就是完蛋了!”

        释行很神秘地对我笑了笑:“放心,我师父的庙就在燕子口!算起来时间也差不多了,你不是想找我师父问事情的吗?这次刚好借着这个机会回去一趟!你说多好呀!”

        原来这秃子的师父就在燕子口,怪不得我说这家伙怎么一下就兴奋了起来,我无奈地对释行挤出一丝笑容:“你高兴就好?!?br />
        回到家中,发现小鸡还是没有回来,我抿了抿嘴拉着释行就开始收拾起行李来。

        释行高兴地将衣服一件件地收拾好,还跑到卫生间去洗了个澡,换上一身新崭崭的僧袍,乐呵呵地看着我:“等我们回去了,我叫我师父做他最拿手的素菜给你吃!那味道,真是棒极了!”一边说,释行还摆出一副很幸福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这家伙,平时没有看出来,现在要回去了,高兴地就跟一个小孩子一样上串下跳的,不知道的人看到这个样子,一定会认为这家伙脑袋有毛病。

        “我说释行大师!”我一把将释行扯住,语气不善地对着他吼道:“请你老人家现在给我去睡觉!明天早上我们还要早起,你再这么折腾下去我们明天就不用回去了!”

        还别说,一提到回去,释行马上就对我妥协了下来,一个人走到卧室安安静静地躺了上去,再也没有发出任何一点声音。

        这家伙,我摇头笑了笑,感觉自己没有任何一点睡意,就走到电脑旁边,打开网页开始在各大论坛上闲逛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嘿吼,嘿吼,嘿吼!屡、屡,金刚金刚葫芦娃,啦啦!”耳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我使劲睁开眼,将手机接通:“谁呀?大清早的让不让人睡觉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小哥,我到你家楼下了,你快下来吧?!钡缁澳峭反囱罟隳鞘煜さ纳簦骸白蛱煳颐撬岛玫?,早上我来接你们呀!”

        “知道了,我马上下楼?!备盟?,昨天晚上在论坛上逛着逛着我就逛到魔兽争霸三去了,结果打了一通宵的游戏,刚睡下没多久给就杨广吵醒。

        “释行,拿着东西,出发了!”我有气无力地对着卧室喊道、

        释行一下冒了出来:“我早就收拾好了,包括你的东西我都带上了!”

        “那好,下楼吧?!蔽颐凶叛劬ψチ俗ネ贩ⅲ骸八潮惆盐业奶挂泊??!?br />
        跟着释行走出大门,我一边下楼一边在心里打着小算盘:“一会上车我就再多睡一会,不然我真的会死在路上的!”

        在楼下见到了杨广,我们刚坐上车,杨广就转过头来对着昏昏欲睡的我问道:“要不我们先去吃点早餐?”

        “好呀好呀!”一旁的释行对这个意见表示出十二分的赞同:“圆化别睡了,先吃了东西再说?!?br />
        老天呀!你一刀捅死我算了!我只想睡个觉,有这么难吗?

      http://www.qgouj.tw/duangongshouzha/12599770.html

   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打陕西麻将技巧口诀 www.qgouj.tw。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qgouj.tw
  • 三晋史话:班婕妤与《团扇歌》 2020-01-11
  • 犬伤人,有人伤人厉害吗 2020-01-11
  • 中国这次强硬反击,传递了四个意味深长的信号! 2019-12-23
  • 这个帖子,本人已经驳斥多次了。共产主义不是不能实行按劳分配,而是不需要实行按劳分配。共产主义时代,产品极大丰富,所以实行按劳分配是多余的,好比脱裤子放屁!... 2019-12-22
  • 央视曝光“云南不合理低价游” 重庆涉事旅行社被罚30万元 2019-12-22
  • 春节我在岗:春运中的那抹绿 他们用坚守换您安全回家 2019-12-20
  • 人民日报开放谈:服务开放好处多 2019-12-20
  • 志愿者送来爱心物资 暖热孤残孩子们的心 2019-12-19
  • 端午小长假临近继续挖掘消费股机会 2019-12-18
  • 习近平为传统文化“代言” 2019-12-06
  • 台湾今年“水电双缺” 蔡当局必须面对真相 2019-12-05
  • 中国大城市流动人口的生存现状、br融入情况与治理对策研究 2019-12-05
  • 《人民日报》创刊70周年 各界人士送祝福 2019-11-25
  • 特朗普和金正恩先后抵达嘉佩乐酒店 会晤即将开始 2019-11-21
  • 提出表扬!这房子还挺遵守交通规则的 2019-11-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