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三晋史话:班婕妤与《团扇歌》 2020-01-11
  • 犬伤人,有人伤人厉害吗 2020-01-11
  • 中国这次强硬反击,传递了四个意味深长的信号! 2019-12-23
  • 这个帖子,本人已经驳斥多次了。共产主义不是不能实行按劳分配,而是不需要实行按劳分配。共产主义时代,产品极大丰富,所以实行按劳分配是多余的,好比脱裤子放屁!... 2019-12-22
  • 央视曝光“云南不合理低价游” 重庆涉事旅行社被罚30万元 2019-12-22
  • 春节我在岗:春运中的那抹绿 他们用坚守换您安全回家 2019-12-20
  • 人民日报开放谈:服务开放好处多 2019-12-20
  • 志愿者送来爱心物资 暖热孤残孩子们的心 2019-12-19
  • 端午小长假临近继续挖掘消费股机会 2019-12-18
  • 习近平为传统文化“代言” 2019-12-06
  • 台湾今年“水电双缺” 蔡当局必须面对真相 2019-12-05
  • 中国大城市流动人口的生存现状、br融入情况与治理对策研究 2019-12-05
  • 《人民日报》创刊70周年 各界人士送祝福 2019-11-25
  • 特朗普和金正恩先后抵达嘉佩乐酒店 会晤即将开始 2019-11-21
  • 提出表扬!这房子还挺遵守交通规则的 2019-11-21
  • 打陕西麻将技巧口诀 > 端公手札 > 第一百三十八章 后悔吗?(三)

    微信陕西麻将:第一百三十八章 后悔吗?(三)

        “???”

        我转头看向师兄,原来都过去半个小时了。

        师兄见我转头看他,很不满地对我问道:“你想清楚没有?这又不是保大人还是保小孩,你用的着想这么半天吗?”

        听到师兄的话,我对着他尴尬一笑:“不好意思呀师兄,我想清楚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哦?”师兄听到我的回答,对着我挑了挑眉毛:“说来听听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?!蔽叶宰攀π值懔说阃?,伸出一根手指对着他:“说不后悔那是假话,我的确后悔,但不是因为我的四柱神煞,而是因为其他的一些事情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其他的一些事情?”师兄很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:“继续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其实以前我也埋怨过师父,我也埋怨过这社会的不公和黑暗,但是那只是以前?!?br />
        我对着师兄自嘲一笑:“在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,我发现冲动和埋怨是无法解决问题的,虽然师父让我背上了孤鸾煞的命运,但是如果不是师父,我估计我还活不到现在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还有呀?!蔽掖拥厣霞衿鹗π值难毯?,拿了一根叼在嘴上却没有点燃:“我这几年见识了太多的不公,还有人心。我遇到过为了让自己能好过一些,去帮异兽害人的鬼;我遇到过为了让自己活命,把小弟推出去让僵尸吃掉的家伙;我也遇到过,为了在媒体记者面前有一个正面的形象,而装出一幅好亲戚样子的人?!?br />
        师兄没有说话,而是对着我微微点头,看样子他也见识了不少的黑暗与人心吧。

        “可是!”我语气突然一变:“那些人虽然可恶,但是我换位考虑一下,如果当事人是我,我也许会做的和他们一样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有的人不顾别人劝阻非要迁坟,那是因为他希望能有个孩子,好继承下去自己的香火;”

        “有的鬼为了当年的一句诺言在学??嗫嗍睾?,那是因为她忘记不了他当年给的承诺;”

        “有的人因为责任两个字,硬生生地把自己的徒弟赶走,那是因为他不愿意徒弟和他一起死;”

        “有的人为了自己的孩子,不顾一切的和恶鬼拼命,那是因为她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受到任何一点伤害;”

        “有的鬼明明已经死去,却仍然不愿意下去投胎,就算得知自己以后会受到刀山火海之苦,也毅然决然的陪在自己另一半的身边,那是因为她有爱?!?br />
        我摸出打火机,轻轻地将嘴上的烟点燃:“就好像我们的太极图一样,有黑有白,黑白相融,那些看起来大罪大恶的人,说不定在他内心深处也有那一份良知,就好像猫和老鼠的关系,如果没有了老鼠,那拿猫来还有什么意义?”

        我对着师兄指了指自己的眼睛:“以前的我只看到这个社会的黑暗与不公,所以我每一天都过得十分痛苦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可是现在不同了?!蔽叶宰攀π稚钌畹赝铝艘豢谘蹋骸跋衷谖颐刻於寄芸吹叫『⒎隼先斯砺?,路上遇到乞丐不管他是真是假我也会给一两块钱,就算他是假的又怎么样?至少我内心在告诉我,我做了一件对的事情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以前我的眼睛只看到了黑白,现在我能看到其他的颜色?!蔽姨房戳丝刺?,自言自语道:“我这才知道,这个世界是多么的精彩,借用一句名言,人间只有真情在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说得好?!笔π侄宰盼仪崆岬毓牧斯恼疲骸暗悄闼档恼庑?,和我的问题有关系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怎么没有?”我对着师兄反问道:“我以前后悔,是因为我不成熟,我希望每一件事都做好很完美,我希望每一天都过得像自己想象的一样,但是我现在不那么认为了,人生如果真的一帆风顺,那人生还有什么意思?”

        “人生下来就一直在磨练,我朋友告诉过我,就像你吃桃一样,吃完了桃子,无论你怎么后悔,桃子也不会长出肉来,你能做的,只是扔掉桃核,去寻找另外一个桃子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所以呢?”师兄翘着眉头看向我。

        我伸手将烟头摁在地上摁灭,抬头一字一句地告诉师兄:“所以我不后悔,做端公是我的选择,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,我依旧是一个端公?!?br />
        师兄听完我的话,长长的陷入了沉默,许久师兄才抬头看着我:“我在姬超哪里知道了你的过去,今天我本来是要考验一下你,如果你真的怨天尤人,你很有可能会变成一个上天厉害的妖道?!?br />
        说到这里,师兄顿了顿:“如果真是那样,与其你以后痛苦,我不如现在就剥削你的端公身份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剥削我的端公身份?”我很不解地向师兄问道:“你原来不就是把我逐出师门了吗?”

        “那不一样?!笔π侄宰盼液苎纤嗟厮档溃骸澳侵皇俏铱谕飞系闹鸪?,你这几年依旧以端公的身份替人做事,如果我真的要剥削你端公身份,那么我会写奏文上表天曹,下至地府,在上面和下面都把你的记录给撤销了,那么你以后写符符不灵,布阵阵会跨?!?br />
        师兄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:“不过你小子很让我满意,从你前面说的话,我能看出,你或许真的在成长,你不在一有事就把责任怪罪到别人的身上,这一点很重要?!?br />
        说着师兄很黯然地低下了头,像是在告诉我,又像是在给自己说话:“做错事不可怕,可怕的是做错了,也不敢去承认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对了师兄!”我抬头对师兄问道:“你还没有告诉我你背上的纹身和你以前的故事呢?!?br />
        师兄对着我挥了挥手:“以后有机会我会告诉你,现在我再问你一个问题?!?br />
        我看着师兄那双眼睛,一肚子的疑问都给自己压了下去,师兄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呀!师兄的眼睛看起来是那样的绝望,其中还有几分悔恨。

        我对着师兄默默地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师兄死死地盯着我,伸手指了指一旁的苏晓月:“如果她知道以前发生的一切,也知道你和那只小狐狸是个误会,你还会和她在一起么?”

        师兄的话将我一下问住了,我转头看着地上昏睡的苏晓月,心里百般滋味涌过,半响我转头对师兄说道:“我想,我不会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师兄的脸色一下变得很狰狞:“就因为她误会你?”

        我不甘示弱地看着师兄:“不是因为这个,苏晓月她和我是两条线,我的这条线上充满了危险,如果我这条线再次向她靠近,我怕有一天会因为我导致她的意外,我不希望发生这些,所以最好的选择,就是两条线再也不要相接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说着我默默地念出杨戬说的那段话:“人生就像背人过河,河过了,人就要放下,你留不住,你也留不得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?!笔π痔轿业慕馐?,脸色一下缓和了许多:“那我换个问题问你,如果她以后遇到了麻烦,找上你,你还会像现在这样不顾一切的帮她吗?”

        我很怪异地看着师兄,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晚上他会有这么多的问题,而且都是关于苏晓月的。

        “我想?!蔽疑焓挚哿丝弁贩ⅲ骸拔蚁胍院笪也换嵩俅蛉潘纳?,不过如果她遇到麻烦找上我,我依旧会帮她。并不是因为她长的好看,而是因为我自己感觉自己对不起她而已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哼?!笔π侄宰盼液咝α似鹄矗骸澳阏庑∽?!说话一套又一套的!”

        “希望你以后能像现在说的一样?!笔π稚钌畹乜戳宋乙谎郏骸安灰谧龀鋈米约汉蠡诘氖虑榱?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知道了?!蔽也恢牢裁?,突然不耐烦了起来,对着师兄应了一声,伸手抓起地上的烟盒又开始抽烟。

        “想不想知道我今天晚上为什么问你这么多的问题?”师兄见我一脸的郁闷,伸手拍了拍我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翻起白眼看了师兄一眼:“难道因为你这个人很八卦?或者说你有一个冷面杀手的外表,却又有一颗街边大妈的心?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乱七八糟的?”师兄对着我皱了皱眉毛,因为我这句话,原本表情已经缓和下来的师兄,又一次进入了杀手模式。

        师兄慢慢地站起身子,瞪了我一眼,对一旁在昏睡地苏晓月喊道:“我想你听到他说的话了?你现在该知道,我这个傻师弟有多么在乎你了?”

        我见师兄对着苏晓月莫名其妙地说出这话,很好奇地看着他问道:“你做什么?她已经昏迷了,听不到你说的话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不?!笔π侄宰盼依湫σ幌拢骸扒懊婺愀巧弦路氖焙?,我就看到她的手动了一下,似乎要反抗,但是最后又放弃了,所以我才问你这么多事情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问这些,不仅仅是让你自己想明白,我也是让她明白?!彼底攀π肿范运障逻肿煲恍Γ骸拔宜档亩圆欢??”

        我还想反驳师兄的观点,谁说手动一定就是醒过来?说不定是抽筋呢?

        “杨戬?!?br />
        在我要开口反驳师兄的时候,身边突然传来苏晓月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我一下睁大了眼睛,猛地转过头去,正看到苏晓月坐在地上看着我。

        “对不起?!彼障碌屯啡嗔艘幌伦约旱囊路骸拔颐幌氲轿乙郧耙恢倍荚谖蠡崮??!?br />
        该死!

        我痛苦的抱了抱头,感觉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在烧着。

        这些话怎么能让她听到?

        “好了,深夜感情咨询频道结束?!笔π置偷卣酒鹕碜?,很严肃地对我说道:“现在是午夜恐怖故事频道?!?br />
      http://www.qgouj.tw/duangongshouzha/12599830.html

   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打陕西麻将技巧口诀 www.qgouj.tw。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qgouj.tw
  • 三晋史话:班婕妤与《团扇歌》 2020-01-11
  • 犬伤人,有人伤人厉害吗 2020-01-11
  • 中国这次强硬反击,传递了四个意味深长的信号! 2019-12-23
  • 这个帖子,本人已经驳斥多次了。共产主义不是不能实行按劳分配,而是不需要实行按劳分配。共产主义时代,产品极大丰富,所以实行按劳分配是多余的,好比脱裤子放屁!... 2019-12-22
  • 央视曝光“云南不合理低价游” 重庆涉事旅行社被罚30万元 2019-12-22
  • 春节我在岗:春运中的那抹绿 他们用坚守换您安全回家 2019-12-20
  • 人民日报开放谈:服务开放好处多 2019-12-20
  • 志愿者送来爱心物资 暖热孤残孩子们的心 2019-12-19
  • 端午小长假临近继续挖掘消费股机会 2019-12-18
  • 习近平为传统文化“代言” 2019-12-06
  • 台湾今年“水电双缺” 蔡当局必须面对真相 2019-12-05
  • 中国大城市流动人口的生存现状、br融入情况与治理对策研究 2019-12-05
  • 《人民日报》创刊70周年 各界人士送祝福 2019-11-25
  • 特朗普和金正恩先后抵达嘉佩乐酒店 会晤即将开始 2019-11-21
  • 提出表扬!这房子还挺遵守交通规则的 2019-11-21